欢迎您来到!

‖骑士┓┏幻想Yè‖【原创】《穿透伴你身旁》(cp:杜零

当前位置 :主页 > 漫画 >
‖骑士┓┏幻想Yè‖【原创】《穿透伴你身旁》(cp:杜零
* 来源 :http://www.free-presentations.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31 09:48 * 浏览 :

  故事设定:本文的设定是,林零在用雪之灵救了亚瑟之后,亚瑟了,毒也解了,但是却没有想起林零,所以也没有去杜阿格斯的城堡跨越剑之桥解救林零的情节。骑士们中只有帕尔记得林零所做的一切付出,其他人都还没想起来,但后面的行文过程中会想起的。

  另一方面,林零被杜阿格斯抹去了关于亚瑟的记忆,和杜阿格斯一起在城堡生活了一段时间,渐渐被失去野心的杜阿格斯并逐渐爱上他……

  本文的目的就是给文中最喜欢的却最炮灰的杜阿格斯一个的结局……嗯,本文cp是杜零。

  中世纪富丽堂皇的里,墙上的教油画在耀眼的灯光下闪烁着奇异的——画里的一名骑士单薄的肩膀上淌着鲜红的血,佩带着的柔韧却致命的弓箭,了王和骑士同伴们的方向,只留下一个纤细修长却坚强的身影,朝着前方的走去。

  大厅中央的巨大圆桌150个席位整齐庄严,150个席位上的金铭名字熠熠生辉。今日亚瑟召集圆桌骑士中最精锐、他最信任的十几名骑士,来商讨下一阶段向欧洲米高山进军的计划,向罗马大帝西乌斯宣战,为的荣耀加冕。席间十几名骑士已经入座,只余帕尔还站在一旁看油画。

  “……”帕尔终于从油画中那个负伤流血、最终众人而去的骑士悲伤的背影中抽回思绪,转向闪闪发光的圆桌骑士。十几名最精英最高贵的骑士们几乎都坐在正中央亚瑟王的左右两侧最靠近的座位上,尤其是第一骑士兰斯洛特,坐在了亚瑟王的右手边座位。但常突兀的,亚瑟王左边的尊贵座位却空席了。

  见帕尔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左边空出来的,亚瑟也望向这个座位——这个座位是圆桌150个席位中唯一一个没有浮现金铭名的座位,金铭牌是神秘的一片空白,显得黯淡无光。

  默林曾经说过,这张巨大的圆桌打从建成的一开始便为亚瑟王选定了最强而有力且忠心耿耿的骑士人选了,而且席位越靠近坐在中央的亚瑟,骑士的地位和力量便越强。但是与兰斯洛特同等重要强大的那位骑士,却一直空缺。亚瑟还没来得及问默林这是怎么一回事,默林便整个人蒸发了数个月,令人无从考究。

  “哦?帕尔骑士想要坐上那个吗?”高汶顺着帕尔的目光看去,也笑道:“但是圆桌只允许骑士们坐上自己专属的席位,如果有谁硬要坐上不属于自己的席位,会受到圆桌的惩罚的。”

  “说起来,也不知道默林师傅从哪儿弄来这么厉害的圆桌,真是太神奇了!”凯赞叹道。

  “是默林用魔法在庭院里制作出来的吧,大家都看见的,金色的斧子和迅速生长的神木……”

  这张圆桌,是123不顾生命、通过人头鸟身的强大魔兽赛莲的,坠入冰冷刺骨的西伯利亚冰海下数千米,才找到神木回来制成的。

  这个席位,原本浮现出的名字是属于123的,却在不久前自动消失了,只余下黯淡无光的铭牌。

  坐在圆桌中央的亚瑟陛下,前几天也是身中剧毒,性命垂危,如今能这般健康地坐在这张圆桌中央,气势恢宏地准备指挥骑士们进一步征服罗马帝国的战役,也是因为123赶回来施魔法才救回来的。

  就像那幅油画里面的骑士那样,面对昔日最亲密的同伴、战友和爱人对自己的完全忘却甚至是拔剑相向,123疾首,不愿再与他们想并肩作战,投身。

  那天晚上,他也亲眼看见,林零施了威力强大的魔法救活亚瑟之后,在亚瑟尚未苏醒之际,她眷恋地注视了他许久,然后毫不犹豫地从巨大的窗边跃下,稳稳地落在黑公爵的骏马上。两人一马在比以往任何一个晚上都要黑的暗夜中随风驰骋,奔赴向不知名的未来。她身上裹着的巨大却布满了风尘仆仆的破洞的斗篷随风扬起,像一只展着破碎的羽翅飞翔的蝴蝶,飞向,再也不会回头。

  全部人都就坐了。亚瑟开始指挥战略布局,这位英格兰有史以来最年轻最有能力也必将是最伟大最传奇的王,即使只是坐在简单普通的一张木椅子上,也能够散发出如同在战场上指挥着千军万马般的恢弘气势,让所有麾下的骑士和领土内的国民忍不住敬仰臣服,一切。

  “我派出去的挺进了勃艮第王国的军队,将会切断罗马帝国最重要的粮食供应渠道,再加上安插在苏维王国的及时诱使西乌斯大帝的私生子安德烈,届时我们会亲自进发科西嘉岛,一举将西乌斯从罗马帝国的王座上揪下来!”亚瑟眼神凌厉,目光所到之处似乎已经遇见了卢修斯大帝从高处落下的情景:“西乌斯无道,,奸佞,,只要他在位一日,罗马帝国的人民就没有的眷顾!不仅为了英格兰的荣耀,骑士的也要求我们必须遵从的意志,将西乌斯!”

  在位的兰斯洛特、高汶、凯、特里司、怕尔、加瑞斯、拉莫拉克等数十位强大而的骑士,全部都一瞬间站了起来,唰地整齐划一地抽出了腰侧代表骑士荣誉与的佩剑,将剑正竖在身前胸口正中央到鼻尖前方的,“为了骑士的准则!为了陛下!为了英格兰的荣耀和帝国人民的未来!”

  十几柄剑整齐划一,散发出圣洁而强大的,交相辉映在一起,折射到同一处——折射到他们的王——亚瑟身前。

  亚瑟也有些失神地望着剑的,深切感受到了圆桌骑士团的强大力量。但心里却感觉有一处空了,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仍然不是最强大的圆桌骑士团,还缺了点什么。

  为什么会没有名字呢?是还未到出现的时候,还是像帕尔刚刚注视的那幅油画里面所说的那样,他亚瑟王,已经被这位骑士所了呢?

  再抬起头望向不拔的强大同伴们,亚瑟神色坚定自信——即使与兰斯洛特同等重要强大的那位骑士尚未出现,但他,现在的骑士们,已经足以陪伴他——君临天下!

  满意地点头,亚瑟正准备开口继续部署,但大厅落地大门沉重的“嘭”地一声巨响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一名骑士慌慌张张地推门而入,马上俯身单膝跪地,一手握拳抵着地面,一手在胸前平放,作出骑士忠诚的报告:“陛下,我们进发勃艮第王国的队列,全部被打得退了回来!截断敌人粮食供应渠道的计划也被中断!”

  所有人都忍不住脸色剧变,亚瑟也从圆桌首席上脚步急促地走了下来,“你详细报告,先说说我们的骑士伤亡情况怎么样了?”计划付诸东流还是次要的,身为一个王,最重要的是旗下骑士们的安危,这比什么都要重要!

  “我们一长驱直入到波罗的海南岸的波恩河尔姆岛,抵达维斯杜拉河河谷地带粮食时,正准备执行计划,却突然出现了一批黑衣骑士,他们本领高强,训练有素,即便如此,我们的骑士本来也和敌方交手得旗鼓相当的,但紧接着刮来一阵旋风,敌方那边突然又出现了一名身材纤细的骑士,似乎是黑骑士们的头头,黑骑士们都在那人的下作战。虽然当时一片混乱,我们还是看清楚了那名的面貌——怪不得身材如此纤细矮小,原来那是一名少女!”

  “是的,虽然装束和普通骑士无二,但那确实是一名东方少女的长相,她使用一把非同寻常的蓝色弓箭,身上没有佩带箭矢,却能够在拉弓的时候立刻形成奇特的箭矢,她只射了一箭,射程极远,所到之处虽然没有伤及任何人,但是却极大地了我方!而且她似乎能像默林大人一样使用奇特的魔法,刮起的狂风吹得骑士们一直往后退,也熄灭了田埂上的火……”

  亚瑟听得直皱眉。东方少女?使箭?刮风?“……等等,刚才你说什么田埂上的火?”

  一直低头报告的骑士有些心虚地缩了缩,“陛下……这个是我们的领队兰马洛克骑士大人的指令,要最快速度切断罗马帝国的粮食,只需将河谷地带所有的田地烧掉即可……”

  “……真是!你们忘记了骑士的守则吗?!老弱妇孺,为公平而战以对抗不平与!你们竟然放火烧平民赖以为生的食粮!战争中我们的对象只有,要的是无论敌我的平民百姓,不殃及他们是最基本的准则!我要你们做的是拦截敌方正在运往罗马帝国主战场的军粮队伍,而不是要将整个帝国的口粮拔根而起!你们竟然为了早日完成任务就走这般的捷径……”

  亚瑟到了不敢置信的地步,他旗下的骑士一向弱者和平民,与不公,深受人民爱戴。他无法想象,如果兰马洛克这一把火烧成功了,后果将会如何……他亚瑟王将很可能会像西乌斯一样,失去最基础的东西——。

  那名骑士被得一直低头,冷汗涔涔,他无法开口辩驳一个字,没有一切理由——身为一名骑士,即使只是执行将军的命令,也不能够骑士最根本的准则。而他们一众骑士,竟然都没有人出声反驳兰马洛克的命令……

  “……陛下,我们的火并没有成功烧掉农田。敌方那名少女用风魔法刮起极其强大的风,将所有的火熄灭了。她也说了跟陛下一样的话,看起来也非常的生气。兰马洛克将军也非常,敌我双方正准备决一死战时,我们所有人手上的武器全部都被奇怪的风卷走了,乒呤乓啷地全部掉在地上,所有人都很诧异,骑士视为生命般同等重要的武器离手,一时间军心有些涣散,正准备再次捡起来时,那个少女念动着咒语,四周围又卷起一阵狂风,我们所有人连同马都被席卷而起,被带向远方。那时候速度太快了,周围景物都模糊扭曲了起来,让我们几乎想要,我们像被安了翅膀一样飞了起来……一直飞到已经远离刚才的战场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最后却平稳降落在地上,所有人都只是得无以复加,却没有一人伤亡。”

  众人听罢,都神色凝重。面对突然横空出世、前所未闻的神秘敌人,众人一时间都失去了表达话语的能力。

  “奇特的风系魔法啊……以前默林师傅也使用过,难道那名少女跟默林师傅有什么关系?”凯回想着道。

  “问题是那名少女现在跟我们是对立的,还带领着来历不明的黑骑士。”特里司皱眉道。

  兰斯洛特湛蓝色的眸光一闪,转向亚瑟道:“陛下,也许是黑公爵杜阿格斯麾下的暗骑士。”

  亚瑟点点头,也是脸色不善。黑公爵杜阿格斯是远近闻名的野心家,却一直对西乌斯和亚瑟的战争持观望态度,他实力强大到令人的地步,手段狠厉,还备受罗马的宠爱,连西乌斯都要让他几分。但是现在他却派遣暗骑士出手了,这是要站在西乌斯一边吗?

  亚瑟打从一开始就知道,西乌斯并不是难对付的主。只要西乌斯一,上位的毫无疑问是杜阿格斯,那时候才是真正意义上战争的开始。

  正当亚瑟和所有人都在沉思分析的时候,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的帕尔的声音响起:“那个少女……是不是黑发黑眼?”

  低头作报告的骑士愣了一下后开始努力回想起来,“她确实是有着我们从未见过的东方人的黑色眼睛,但她头戴着巨大的斗篷,只能依稀看见几缕发丝,但却不是完全纯正的黑色,而是夹杂带有几缕白发。”

  “!”帕尔愣住。白头发?不,这不可能……几天前赶来救亚瑟时候的123,还是那头熟悉美丽的黑色头发,她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几天之内就长出白头发来……难道是因为亚瑟和其他人还是没能想起她,所以她太过悲痛而一夜白头?不,这也不太可能……123虽然看起来脑子不太好使,但的确是他所见过最坚强的女性……而且她为什么会投奔黑公爵,还带领暗骑士作战?她不可能自愿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受了黑公爵黑魔法的控制,所以附带产生了,长出了白头发?……

  大厅内一下子静谧得异常,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气氛迅速僵硬起来。亚瑟直直地望着帕尔——

  “帕尔,你以前曾经过黑公爵,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亚瑟美丽却具有属于王的强大力的紫色眸子,直直地顶住帕尔,不容许他:“那名少女是谁?”

  (话说兄战的那篇多久更,刚说完前面话的我又开始催文∑(дlll))